ʕ ᓀ ᴥ ᓂ ʔ

【祁放小报告】一轮

在一起很久的两人,因工作和生活压力逐步远离,最后又重归于好。ヘ( ̄ω ̄ヘ)♪
ooc怪我怪我怪我!!!
PS:结尾比较仓促。

B市的冬天很冷,洋洋洒洒的雪飘落下来,给这热闹的节日平添几分冷寂。店面装饰起来,红红绿绿,街上回荡着相同的音调节奏。过往几乎都是成对的人,流露出欢声笑语。

小报告低下头,把半张脸埋进围巾,裹了裹身上的大衣。视线落在手里的两杯奶茶,苦涩地扯了扯嘴角。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不是吗?

今年是第十二个年头了,从他和那个人交往记起。年少的感情总是有冲动,稀里糊涂的两人就在一起了。那天的告白也忘记是谁开的口,忘记双唇触碰的青涩,时间总能带走一切。

这些年来,大大小小的争吵都出现过,最终又归于平淡的结束。也很难记得到底为了什么而争执,又或者是谁先认错。小报告摇摇头,像是想把这些念头都赶走。

低头走着,思绪又飘起来。

小报告回到家,换好鞋,有些奇怪为何没有开灯。他在黑暗里看到一点火星,傍晚的颜色从半遮半掩的窗帘透进,勾勒出祁放的身影。他坐在沙发上,垂下头叼着烟,看不清脸,但浑身散发的急躁散露在空气。

祁放很久没抽过烟了,小报告让他戒的。本来也不抽的,但那几年工作遇到瓶颈,再加上应酬,染上了。一天半包,嘴里一股烟味,小报告不喜欢又担心他身体,自然让他戒了。

“怎么了?”小报告走进他,语气中的担心显而易见。正欲把奶茶放到茶几上,传来的几个字令其一愣。

“我们分开吧。”冰冷的不带感情。

小报告觉得有点难受,手脚冰冷,大冬天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。

“为什么?”

祁放听出了这三字代表的不解,和发声者颤抖的音调。里面有浓浓的苦楚以及不安。

“腻了。”

小报告没有丝毫停留地转身离开,藏住那不被怜惜的眼泪。沉寂的夜色掩盖了沙发上那人痛苦纠结的脸色。

祁放当然能理解小报告的痛苦,他也藏着不安。两人已经这个年纪了,各自家里都催得紧,事业又在上升期,都很忙。这是没办法的。大家也都不是少年了,不能再随心所欲的玩乐享受。

回忆起青春期,两人不温不火的一起,并没有孙璟秋瞳那样的火热。当初秋瞳出国留学,孙璟也跟着去了,这两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。分了还是继续,祁放自嘲地笑笑,反倒诅咒起别人来了。

祁放想到初中毕业自己的告白,青涩懵懂。对上那人的眼睛,随即红了脸。两人手足无措地站着,顶了涨红的脸。他记性不好,现在估计不记得了,祁放好笑地想。那张可爱的脸我可记忆犹新啊。

那个暑假,两人的约会地点就是图书馆。大概就是小报告安静地看书做笔记,祁放用眼神描绘着他。还有树荫下的吻,短暂又朦胧,混合着蝉鸣,有种夏天的酸甜。

之后每天一起上学放学,推着单车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周末约在一块写写作业,偶尔来一场电影。第一次一起进影院,存了个坏心眼,网上订的是情侣座。灯光暗下来,偷偷把手扣在一起,目不斜视地盯着大屏幕,心思全然不在影片上。最后出影院时,两人手心都捂出汗来。

想到这,祁放笑笑。当时是太傻了,握住手像是要握一辈子。如今看来,一生一世的许诺太过单薄,越长大,胆子或说那份勇气消之殆尽。年少的欢喜,搁现在来讲,即使还有也仅存心底,不露声色。

那年两人大学毕业,跟家人借了些钱,租了间房。同吃同住,努力打拼,辛苦但日子过得甜蜜蜜。有遇到困难,但两人互相扶持,也度过了那段艰难时期。后来赚的多了,换到这间房里。各自忙于事业,很少有在一起的时间了。有时候一人回家,另一人已睡着了。再者在公司处理文件到早上,每天靠几杯咖啡撑。

祁放意识到两人很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,更别说其他的活动。今天是圣诞,早早结束回来,却提了分手。祁放想了很多,也想了很久,他想两人是该分开了。但他不舍,点了根烟,却发现自己已经忘记怎么抽了。

那会儿自己工作不顺心,沾上抽烟的习惯,有时一天能抽一包。但小报告讨厌接吻时嘴里的烟味,明令禁止抽烟。为了戒烟,他把所有的烟和打火机藏了起来,不时电话监督。自己也知道他担心,挺配合。他也知道我难忍,就每天往我口袋里塞几颗薄荷糖。现在口袋里还有几颗呢,祁放心不在焉地想。

烟灰掉在了手背上,灼热的温度扯回了飘远的思绪。动动手将它抖落,祁放把烟拿下,在烟灰缸里掐灭。火星跳动几下熄灭,周围陷入黑暗。祁放呆坐了很久,口中含着薄荷糖,清爽感刺激了神经,混沌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。他起身,拉过外套,飞奔出去。

小报告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。

街道两旁,有摆着圣诞老人立牌,或是装饰华美的圣诞树。橱窗里展示着商品,音响里播放着歌谣。四下华灯点亮,璀璨炫目。格外刺眼呢。小报告想。眼镜中一片灿烂夺目,心中一片冰凉。

祁放会提分手,真是预料之中呢。但是腻了,却让人难以接受。十二年过来了,怎么到这会儿却说腻了。小报告无声地张了张嘴,气息接触到冰冷的空气,化成白茫茫的水汽。滑进口中的水滴涩涩的,小报告想,哭了呢。

有些急切地想要抹干眼泪,却流下更多。

来往的行人成双成对,小报告一人站在走道上,更显寂寞。

“妈妈,那个哥哥在哭。”小女孩拉拉妈妈的衣摆,用手指着小报告,一脸天真好奇。

被叫妈妈的女人弯下腰说:“哥哥,一个人一定很孤单呢。”

“孤单?”

小女孩转了转黑亮的大眼睛,然后露出开心的笑容。她迈着小步子跑到小报告旁边,伸手递出一颗糖果球。

“哥哥,给你。我每次吃了糖果,不开心就会消失哦。”天真的笑容。

小报告呆愣地接过:“谢谢……”

“这是我最喜欢的草莓味哦!”那个人也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呢。

“大哥哥你不喜欢吗?”看到小报告露出略带痛苦的表情,像是潸然泪下。小女孩不解地问。

摇摇头,勾唇笑了一下:“没有,我很喜欢。谢谢你。”

小女孩向他妈妈奔去,拉住手,回头朝他开心的笑笑。

女孩走后,小报告发愣地看着手中圆圆的糖果。可爱的红色包装,边缘镶有金色,在柔暖灯光下,透着淡淡的温馨和香甜。

小报告走到广场中心的喷水池旁坐下。池里薄薄的水层结了冰,亮晶晶的,模糊可见。烟花在黑夜绽放,小报告抬起头,五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,有种恍若白昼的错觉。

祁放跑近就看到小报告出神地望着天,脸上挂着两行清泪。祁放真的觉得自己混蛋极了。急切地将小报告拥入,手掌按住后脖子往怀里带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祁放的声音颤动,他感受到怀里的人有点抖。捧起对方的脸来,果然眼镜下的眼眶透红。

祁放终于还是忍不住似地弯腰亲了下去。舌头温柔地舔舐小报告干燥的嘴唇,小心翼翼却有十足的压迫感。

小报告突然忆起很久以前的初吻。这个人也是像这样一寸一寸的舔,温柔却叫人不容反抗。那是个短暂又甜蜜的吻,映在夏天的空气中,炙热得像是要将人灼烧。而不是现在的苦涩和难堪。

一吻结束,小报告哑着嗓子,仿佛无意识下地呼喊。

“祁放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恩……”毫无起伏的平淡。

“我错了,是我错了,是我混蛋。别生气好吗?”祁放语速很快,迫切而不安,“小报告,原谅我。”

“小报告”这一外号上了大学就没再叫过。讶异他现在吐出的称呼,恍惚间少年事又在眼前浮现。两人还是约定相伴一生的愣头青,有着勇敢和坚持这段感情的信念。

“祁放……我……”慢慢开口被打断。

“我爱你!”祁放紧握着他的手。

“原谅我,好吗?”

“我没怪你。”小报告眼弯弯地笑,“我也爱你。”

两人十多年的感情过来了,心底都满满盛着对彼此的爱,怎能轻易说散就散。最简单不过的一句“我爱你”却也是最难以说出口。

时间给了成长,成长有了成熟,成熟却偷了诚心。以至于爱在心头口难开。

小报告将口袋里的糖剥开放进祁放嘴里,笑得暖暖的。

祁放暗自咒骂一声,偏头就吻过去。糖在嘴里含着,甜甜的草莓味充盈整个口腔,交换了一个冬季带蜜的吻。

“回家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烟火灿烂,色彩斑斓,两人的十指相扣在地面拉出一条长影。

【祁放小报告】亲吻

小报告有点无奈,耳边这个叽叽喳喳的巨型生物,到底知道这是哪里吗?扶了下眼镜,转过脸,轻声提醒。

“祁放。”

“恩?”祁放停下来,不解地看着小报告。

“唉。”叹了口气,“有点吵,别讲了。”

祁放可怜兮兮地盯着他:“我们不是情侣吗?”

“可是这里是图书馆。”

小报告被盯得难为情:“好啦……小声点……”

祁放笑嘻嘻地继续,讲着讲着反而停下了。他趴在桌上,头枕在手臂上,扭头细细观察身旁的人。

黑发下的白皙皮肤,眼镜下清晰的双眸,鼻尖下微微泛出淡红的唇瓣,沿着脖颈而下,还有在书上流连的纤细手指。《诗经》有一言: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。

不觉间,暖阳吹人醉,祁放喉结滚动了一下,神光都有点涣散。他直起上身,向小报告倾去,下巴抵在他肩上,慢悠悠地开口:“我想亲你。”

被祁放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,下一秒的话又叫人面庞发烫,小报告一手盖住他的脸推开,轻声道:“白痴!不可能。”

祁放伸出舌头在他手心舔了一圈,见着他害羞又不可思议地赶紧抽手,又靠近重复:“我想亲你,可以吗?”目光热切,直逼小报告。

“这里是……图书馆……”小报告撇过脸,不去看他的视线。

“没事,不会有人看见的。”

“可……唔”话还未完,就被吻了个结结实实。

“哈……唔”小报告被亲得喘不过气,手指无力地攀住祁放的衣领,费劲的将他推开。呼吸不顺,而导致小报告有些气踹嘘嘘的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不……不亲了。”

“诶,为什么?不舒服吗?”祁放按住小报告的后颈,压向自己,“那再来一次吧,保证会舒服。”

窗子微张,风推开窗扇,卷起帘子。光透过叶间缝隙,在书桌上铺开,暖暖的又温和。两个少年拥吻在因风而起的布帘下。

七月初,栀子飘香,沁人心脾。道路边草堆中,不知名的花如繁星般点缀在绿丛中,几只小甲虫匿藏其间。许是下午四五点钟,天有些微热,阳光渐渐淡去,傍晚有风吹过,实是一番清凉。

祁放和小报告并走在街上。

图书馆内延绵而漫长的偷偷亲吻,让小报告现在还有点心慌。唇边,口中,还残留着祁放的气味。淡淡的,带着夏的热情,侵入鼻尖,着实另小报告面红耳赤。

牵手,亲嘴,接下来就该……祁放用余光偷瞥了一眼小报告,咬唇思考。这家伙只是这般动作就害羞成这个样子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上本垒啊。

“祁放。”小报告突然的一声。

“啊?”祁放停下脚步,安静等待后面的话。

“我该回家了。”

“诶,这么早?”失落的语气。

“恩。”

“可是我还想和你多待一会儿。”

“……”略微为难。

“我可以去你家吗?”祁放兴奋地问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不行?”

祁放眉眼下垂,弯身,和小报告面对着面,看着略带着可怜。

小报告被看得心乱,不忍拒绝:“没……有不行……”

祁放在小报告的侧脸不轻不重的留下一个吻,像一缕烟飘过,不真实。

“那我们走吧!”笑容绽开。

小报告呆呆的,然后抬起手,触碰了脸颊那处,接下来又是熏红的脸。自己总是对他无法拒绝,因为也是深深地喜欢着他。叫住前面的人,示意他跟上:“笨蛋!走这。”

到家。

小报告掏出钥匙开了门,走进,换下鞋,拿起鞋柜上的拖鞋递给祁放。

“喏,穿这双。”

接过鞋,道了声谢。

“去我房间吧。”小报告淡淡地开口。

祁放双眼忽的光亮起来:“好啊!”

上二楼,打开了房门:“进来吧。”

房间不大,但很干净。一张脚靠窗的床铺,旁边有一个低矮的床头柜,上方摆放了一盏台灯。衣柜镶进墙里,里面只有几件T恤和清一色的白衬衫。书桌正对着窗,一把木椅,和边上的大书架,满满当当一柜子书。

“你的房间……好干净啊!”祁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我的房间……就不如意了……”

小报告勾唇一笑,轻轻的,未出声。

两人坐在床上,撇开头,沉默不语。各自的手在被褥上,祁放偷偷将小指搭在小报告的手上。接着一根手指点上,再是一根,最后掌心覆在小报告手背,五指弯曲,握住了他的手。

祁放转回头,看见了他黑色碎发下发红的耳尖。虽然这个人一直别扭,但是真的是好喜欢他。

一开始,他从椅子上滑落时瞪大的双眼,被自己拉住时惊讶的神情,向自己道谢时的不情不愿,说着价值观不同时的大声怒吼……慢慢地,向他告白时露出的可爱表情,牵起他手时嘴角翘起而有的笑容,深情亲吻他时拉住衣角的害羞。

原来,喜欢上一个人,心里可以装下这么多他的事。

“我想亲你,可以吗?”

祁放压低的声音在小报告耳边响起,祁放的脸是那样贴近。他回头的一瞬,两人的鼻尖轻点,口中吐出的气息交汇在一起。身边的空气都仿佛升温,烧得两人的心都滚烫。

小报告没开口,却像是被蛊惑似的,阖上双眸,倾身在祁放唇上啄了一下。祁放呆愣住,随即又迫不及待地回应。握紧的手在两人唇齿流连间变成了十指相扣。

【祁放小报告】喜欢

教室外,走廊上。

“昨天攻势怎么样?”孙璟嘬着棒棒糖,手撑在栏杆上,微笑着同过往女生打招呼,“关系有没有突破啊。”眯起眼,咧开嘴,坏笑看他。

祁放撇了眼,不看孙璟,双眼直勾勾望向坐在教室里的小报告,嘴角的一点笑意,藏也藏不住。

“告白了。”

“哦,告白了。”孙璟重复一遍,猛地叫出声,“告白了!”一脸不可思议加难以置信。

声音太多的提高,吸引了过往学生的注意,孙璟尴尬地笑笑,摇摇手,念叨:“不好意思啊,不好意思。”众人收回视线,个顾自走开。

孙璟用胳膊肘顶了一下祁放:“你小子,可以嘛。”笑眯眯地凑上来:“不讲讲?”

一番描述后。

“其实,小报告还挺可爱的。”孙璟用手托着下巴,:“他可能也对你有意思。”

自顾自讲了下去“一般人听到,不都是直接拒绝或逃跑,不会是这种反应吧。而且还脸红了诶,指不定真的也喜欢你。”

“那我……乘胜追击?”祁放垂下头仔细思考,又看向孙璟,“和你追秋瞳一样。”

提到秋瞳,这个跟天使一样的美丽女孩,孙璟脸上不禁漫起红纱,四肢都略微僵硬起来。

“回教室。”祁放搭上孙璟的肩,半拖着进了教室。

午餐时分。

学校食堂里,熙熙攘攘的人群,吵闹的音量一声高过一声。

祁放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来,双瞳转溜着,寻找小报告的身影。

小报告在食堂的一角安安静静地吃饭,今天的茄子烧得还是不错的,心里想着。然后,就有东西遮住了阳光,在桌上投下一片阴影。小报告抬眼迷惑地看向那个不请自来的人——祁放。

祁放拿餐盘在他眼前晃晃,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我可以坐这吗?”小报告有些许疑惑,但还是点点头:“恩。”

“那我不客气了。”祁放放下餐盘,一屁股坐下,又朝他笑笑。

小报告也没理他,继续默默吃着盘里的菜。但是,这视线也太过火了吧,祁放单手撑脸,歪着头,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小口吃饭的人。

小报告放下筷子,抬起头,对上祁放视线:“你干嘛看我?”他被看的不好意思,也有些微微恼怒,面上印了两块酡红。

“看你好看。”脱口而出。

小报告又愣住了,像放学后的那个告白一样,一样的让人脸红心跳。不知为何,心脏“扑通”“扑通”跳得很快,就因为这人的一句话。到底是怎么了,小报告问自己。

有点可爱,祁放心想。“你很好看。”再说了一遍,“真的很可爱。”

“白痴!”他总能让自己乱了阵脚,小报告突的一下端起餐盘,匆忙小跑着出了食堂。

祁放一勾嘴角,笑容大大扬起,果然很可爱呢。随即快速走出学校餐厅,朝着那抹小小的背影奔去。

他揽住了那人的肩,对着他,露出阳光般绚烂的笑容。而那个黑发少年嫌弃地推开他,快步远离,却又被他缠上。少年用手推他,反被握住,急忙抽回。只见那白嫩的指尖有几朵红云飘来,连着那青年白皙的脖颈,脸庞,以及小巧的耳朵,散开。

学校道旁的乔木在骄阳下投下斑驳阴影,花坛中心的老槐树,细小的嫩苞抽出,槐花未绽,凑近闻,有一缕清香。四处生长的鲜花,都在暖阳里竞相争艳,正如美丽娇柔的女子。

喜欢是一种奇异感觉,就像冬去春来间,和风轻拂湖面,细雨滋润万物,柔光普照大地。万物复苏时,寒风停歇,冰棱化水,白雪消融,花香鸟语,新叶萌发,生机勃勃。

放学后的回家路上。

小报告的眉头皱了又皱:“我说,你老跟着我干嘛?”看祁放像条大型犬一样跟着,语气有点无奈。

“我喜欢你呀。”

见他又一脸笑眯眯地凑过来,小报告赶忙后仰,堪堪避过:“不是说了,别再讲了么。”狼狈地回答。又脸红了,祁放想,真可爱。

“你是不是也喜欢我?”

“啊?”小报告被突然地询问,镜片下的双眼大睁。愣住一会儿后,低下头,声音闷闷的:“怎么……可能……”

祁放用手捧起他的脸,迫使他看着自己。

“我喜欢你,不管你是什么想法,我只知道我喜欢你。”

“想和你交往的那种喜欢,想和你牵手的那种喜欢,想和你拥抱的那种喜欢,想和你亲吻的那种喜欢,想把你推倒在床上和你做……唔”

小报告赶紧堵住他的嘴,红着脸:“住嘴!笨蛋!白痴!”

祁放拿下他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一口。嬉笑着,弯腰在他耳边哈了口气:“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

“你!”小报告用手捂住耳朵,瞪大眼睛看着祁放,和煮熟冒着热气的虾一般。但是却没有反驳,果然是喜欢的,只是这种羞人的事难以说出口。

“可以牵手吧。”

但见那两少年肩并着肩,慢悠悠地,走在路上。两人的手掌紧合,十指相扣,一位心满意足,一个别扭忸怩。若仔细观看,会发现那害羞少年微微翘起的嘴角。

有些话,你不必开口,因为啊,我都能明白。

【祁放小报告】告白

First love is only a little foolishness and a lot of curiosity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George Bernard Shaw
初恋就是一点点笨拙加许许多多好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英国剧作家  萧伯纳

六月中旬。

教室,充斥着的闷热,在风扇叶“呼啦”旋转的声音中,萦绕每个人上空。

老师仍孜孜不倦地授课,黑板上的一个个公式,粉笔灰散尽后愈加清晰可见。

“这道题型以前考到过。”老师背过身开始解题,“你们一定要听仔细了。”

趁着这口子,祁放扭过头望向窗外。

天碧蓝,云飘渺,风柔和,阳光灿烂。电线顺着一根根电线杆,从远处绵延而来。路上汽车飞驰过,激扬起阵阵尘土,那道旁的香樟树叶却绿得油亮。鸟的脆音隐没在车辆引擎的轰鸣里,蝉的“知了”奏响于燥热的空气中。

祁放转回头,百般无奈地打着哈欠,一手撑脸,一手在笔记本上涂着什么。眼角的余光划过小报告的脸。

小报告可认真多了,坐得笔挺,连记笔记的动作也是一板一眼。

这大热天的,他却穿着外衣,内里的衬衫纽扣也一丝不苟地扣上。黑发柔顺地垂下,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遮住了眼睛,双唇紧抿着,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。

一如往常。

只是在无人注意的瞬时,镜框下的双眼朝祁放那处瞧了好几次。

终于,老师在下课铃中踏出教室。气氛活跃起来,祁放孙璟两人上蹿下跳,踩上椅子,立上桌子,和秦雄开始了纸飞机大战。祁放踩在凳上,用力地扬起手臂,纸飞机脱离手中,直直向小报告飞去。

“啪嗒”一声,纸飞机碰到他后脑便掉在地上,虽说是纸质的,但撞上还是疼的,倒叫小报告硬生生逼出一滴泪。这一下,把小报告敲愣了,连带着祁放孙璟秦雄呆住。

最先反应过来是孙璟,见她跑上前,搭住小报告的肩:“对不起啊!小报告,我们不是故意的。”说完,挠挠头,笑得傻气。

“恩。”小报告单手扶了扶眼镜,冷淡地回答,“没事。”

“是这小子干的,有事找他哦!”孙璟拉过祁放,把他往小报告面前一推,“今天就让他送你回去吧。我先前经过车棚,发现你的车胎被扎爆了。”秦雄也在旁点头,两人心照不宣,一副笑眯眯的脸。

“孙璟你这家伙!”祁放朝孙璟大吼,再看向坐在位置上的小报告,不自然地摸了下鼻子,“总之,放学后一起。”

走廊拐角处。

“我说你们两个,别老这样擅自决定,好不好!”祁放扶额道。

孙璟一脸不以为然,语气却严肃:“我们这不是在为你创造机会嘛。”秦雄附和:“总得有点进展吧,喜欢就猛追。”

祁放无奈叹口气。自从这两人知道自己对那个书呆子有意思之后,先是怂恿他去戳他车胎,再是让他写情书,后来还要其直接表白。说什么死皮烂脸,穷追猛打方能制胜,现在更是来个这一出。哪有不准备就上战场的将士啊。

小报告有种感觉,最近的祁放实在有些奇怪。

上课时,总觉着他在注视自己。待到下课,孙璟一行人又老是拿他和祁放打趣。不仅行为古怪,神态表情语言都不自然。不知道课桌夹层中的书信,是否也是他的恶作剧。

那信件当然便是情书咯,可里头的内容真叫人大跌眼镜。一句都未提及自己的心意,反倒数落起收信人的缺点来了,也怪不得小报告以为是恶作剧了。

话说这祁放平日里看着风流倜傥,情场高手,可一到关键时候,大脑却不够用了。

现在祁放正和小报告一起在车棚中,面前是那辆轮胎被扎爆的车。

祁放忽地有点心虚,撇开眼:“我载你回去?”

等了一会儿,听见小报告说“不用,得把车拿去修。”小报告又摇摇头,“你回去吧。”

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,怎么能这么快就放弃。“没事,一起吧。”

小报告抬头奇怪地瞅了他一眼,开口:“随你。”解开车锁,推车出了车棚。

祁放在后头慢慢跟着,想找点话题,却又不知从何谈起。两人一前一后慢慢走着,沉默伴随一路同行。

“祁放。”出人意外,小报告先开了口。

“啊!什么?”祁放吓了一跳,停下,毕竟小报告第一次主动叫他名字。心情跟着变好起来,刚刚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。

小报告放缓脚步,站立,回过身看向祁放:“你最近很奇怪。”陈述句的肯定语气,让祁放一下子慌了阵脚。

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疑问。

喜欢的心情在胸口弥漫,可若是脱口而出,一切定会前功尽弃。但是,想告诉他,想拥有他,想紧紧抱住他,想要他。

小报告看见祁放的表情,隐忍,纠结和不安。霎时,他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语言功能。

眼见着祁放一步一步走来,到跟前,低下头,双眼微张,盯着小报告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说

“我……喜欢你”

“从那次值日开始,就注意你。无论何时何地,都认认真真的你,让我觉得很可爱,真的非常非常可爱。”

突如其来的告白,小报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祁放紧张地等待着回复,手握紧成拳,指尖都攥紧得发白,手心被汗水浸湿。

“诶……诶?”粉红爬满整个脸颊,甚至有几缕染上耳尖。即使有眼镜的遮挡,也轻而易举瞧得见,那双害羞又慌乱的眼睛。

“你会讨厌我吗?”祁放小心翼翼地开口,神情有着不易见得的窘迫。

眼前的青年收起了平日里的不羁,懒散,取而代之的,是那份深情温柔,还有难得的认真。夕阳的余晖洒下来,他身上像是镀了层金纱,就这样鬼使神差地,小报告抬起手,摸上了他的脸。

风从两人身边掠过,吹扬起耳边垂下的发梢。路边的绿叶飒飒作响,下班的人流车辆呼啸而过。匆忙而紧张的生活,在这一刻,像是静止,全世界都模糊起来,眼中,心里,有的只是眼前的你。

“啊!对不起。”回过神的小报告快速收回手,低下头不太好意思,祁放也被突然的一下搞得发愣。

“我不是很……讨厌你”面部通红的他,微微别开脸,掩饰脸上烫人的温度。

“但是也不会喜欢啦!我们……价值观不同。”别扭的解释,却在他咬下唇的动作中,格外可爱。

祁放笑了,至少他没有厌恶我,这段感情还是有希望的。

“你笑什么!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“啧。”小报告理了下衣摆的褶皱,调整了眼镜,“去修车。”语毕,头也不回地推着车前行。

祁放退回去,带上自行车,跑上去。

“等等我。”

两人又如开始一样,一前一后,只是这次,前一人脸上有抹不去的红晕,而后一人却是止不住的笑意。夏天的风,带着温热和湿气,从少年周围四散而过。在心间,飘起丝丝一种叫做“喜欢”的,甜蜜又沁人的心绪。